寄生虫:穷人的善良,富人的杀伤力!


2020年02月15日  浏览(3891)人
来源:曾奇峰心理工作室(ID:zqfxlgzs)

作者:李姝婷


《寄生虫》核心矛盾是贫富冲突,虽然没有在国内上映,却引发了国内热烈讨论。


今天我想借这部电影的情节分析一下,穷人和富人在“情感与行为”上有什么不同?



1.

中年失业男的悲哀


电影最开始出现的环境是:


兄妹二人在厕所偷网,吃饭时有人在窗口撒尿,化学杀虫剂从窗外飘进来,金基泽一家四口与虫子一同住在地下室里。



老爸金基泽是个中年失业男,老妈是爱唠叨的家庭主妇,儿子基宇是重考四年的“准大学生”,女儿没有钱念补习班。



老爸唯一的工作是为快餐店折披萨盒子,他一边看教程,一边一折盒子。快餐店女店员来结算,说做得不好要压价。老妈、儿子、女儿都去讨价还价,只有他一个人站在地下室的窗口探出头来。



一家人住在黑漆漆的地下室里,生活艰难、无可奈何、他人冷嘲热讽,全部都留在了这张面无表情的脸上。



2.

为了生存不择手段值得原谅吗?


基宇的有钱朋友,为基宇介绍了一个给富豪女儿补习英文的工作,紧接着机会接踵而至:


基宇把妹妹介绍给女主人做美术老师,妹妹把爸爸介绍给了男主人做司机,爸爸把妈妈介绍给女主人做女管家,一家人一扫阴霾都找到了工作。


哥哥假冒了名牌大学生,妹妹冒充了富豪的女儿,爸爸用非常手段挤掉了原来的司机,妈妈陷害原来女管家有传染病。


为了生存,不择手段值得原谅吗?



朴社长一家外出郊游时,他们偷偷来到别墅中度假:


在客厅中肆无忌惮地喝酒,基宇躺在草坪上看书,妹妹一边洗澡一边看电视,一家人在草坪上玩得不亦乐乎。


从地下室来到别墅,他们的头脑中多了幻想,但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很快他们就发现了生活的真相。



3.

终极寄生虫出场


前女管家突然造访,她说地下室有她的东西,原来地下室还有个秘密空间,她不是要拿什么东西,而是来喂他老公。



难以想象这男人竟然在地下室的秘密空间里住了4年:看书、写作、上厕所、做爱……


他的理由充分,生意失败,欠了很多钱,为了躲债住在这里。一次他私自出去觅食,撞见个男孩,男孩却以为是撞了鬼。


这个男人是朴社长的狂热崇拜者,他说:“朴社长供我吃,供我住,我要表示敬意。”他会用头撞灯的开关,运用复杂的密码对朴社长示爱。


金基泽一家看见这个男人,发现地下室真是比“洞穴”好太多,但本质他们没有区别,都生活世界上最黑暗、窄小、和不见天日的地底。


两家穷人相遇,没让他们创造出什么革命友情,反而打得头破血流。这是人类的终极矛盾——资源分配的矛盾。



4.

富人拥有多重关系,穷人只有最原始的关系


穷与富的冲击在这个男人身上得到了最剧烈的展现:


金基泽是朴社长的司机,在工作中他试探朴社长的私人领域,仿佛是要给朴社长做心理咨询一般,多次说:“不过你还爱你的妻子”。这引起了朴社长的反感。


想一想,你敢不敢和你公司的大领导,谈论他的个人心事?


NO,工作涉足情感,就会变得拖泥带水,你领导向你敞开心扉,他就不伟岸了。


这种危险行为终于过线了,金基泽再一次说:“不过你还爱她。”朴社长划清界限地说:“今天是算你加班的。”


可想而知朴社长的内心:你今天来就是加班的,跟老子谈什么情情爱爱,别来和老子扯关系。


金司机的感受却是被无情推开。


朴社长作为一个成功人士,拥有不同的身份和多元的关系:在家庭中他是一个父亲,在妻子面前他是丈夫,在公司中他掌控“生杀”大权。


作为一个员工去触碰一个权威的私人情感,这不等于摸老虎屁股的行为吗?


金基泽作为一个中年失业男,他的全部身心都奉献给了家庭——丈夫、父亲,是他最熟悉的身份。即使工作关系他也需要温情,一旦没有温情他就感觉到被拒绝。


富人拥有多重关系与身份,穷人却只拥有最原始的关系和单一的身份。金钱是通过关系而来,穷人却缺少有家庭关系以外的关系。



5.

富人为自己承担责任,穷人拒绝承担责任


在富人的家庭中,他们既住在一间房子里生活,又各司其职——朴社长在外工作,女主人安排家庭,大女儿的主要任务是学习,小儿子是玩闹。各自承担责任


再看,金司机一家:父亲在家呆着,母亲也终日在家,母亲为父亲的工作着急,儿子学业失败,四年落榜,没有能安排好自己生活,反而为全部家人提供了工作机会。


儿子为何会学业失败呢?


一个猜想是,他潜意识在为父亲的工作和家庭的生计担心,就没有更多精力用在自己身上。



在这个家庭中我们看见了你侬我侬,同时,没有一个人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每个人都在为他人担心,为他人承担,却也拒绝承担自己的责任。


曾老师说:“很多父母,他们往往愿意享受和孩子相濡以沫的悲情,却不愿意享受和孩子相望于江湖的清爽和洒脱。”


6.

金钱是原罪?


电影的高潮预谋了一个巨大的悲剧:洞穴狂热男准备杀死金司机一家来替妻子报仇,他将金司机的儿子打得头部出血,一刀插死了金司机的女儿,这时还没看到金司机被激怒



直到妻子自卫杀了这个狂热的男人,社长翻开狂热男人的身体找车钥匙,捏着鼻子透露出的轻视——突然金基泽的愤怒,冲破了理智,一刀将朴社长刺死。



朴社长被金司机干净利落的刺死,很多人感到看得酣畅淋漓,但这不是正义之剑,却反映出金钱是人心底的原罪。



金司机刺死社长,透露了许多隐藏的心理动机:


❶ 金基泽一直渴望被社会接纳,朴社长代表了社会的权威形象,朴社长对他情感的拒绝,以及发表的“气味论”,在某种意义上是杀死了他作为一个社会人的身份感,他这一刀是对权威否定的愤怒。


❷ 他潜意识深处的绝望,时时刻刻在影响他的行为,他刺死了朴社长,也是谋杀了自己的未来,刺死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存在。看上去是杀人,其实也是一种自杀。


❸ 他终于在生命中当了一回英雄,朴社长那么厉害,都被他干掉了,原始的攻击性得到了满足。


曾奇峰老师说:“赚钱的能力,是攻击性的升华。”朴社长将自己的攻击性表现在赚钱的能力上,而金司机还在使用最原始的攻击性。


更有趣的是,金基泽的妻子杀死了狂热男人的妻子,狂热男人杀死了金基泽的女儿,金基泽为了狂热男人妻子安葬,后躲在密室中苟且偷生。


他们分别杀死了对方最重要的人,但金基泽却成为了狂热的男人。




已有0人赞
育儿知识
总裁小说

热门文章


总裁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