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上的“感冒” | 了解抑郁症 ,为“黑暗”中的孩子点亮“光明”!


2019年09月24日  浏览(1290)人

作者 | 李小雨




01


你认识“抑郁症”吗?


十五年前,一个朋友辍学在家,她说自己病了,浑身难受。


家人陪她四处求医,得到的结果都是没有生病,可能有些神经衰弱,多休息就好了。医生和家人私下沟通,怀疑朋友患有抑郁症,希望送去精神科接受治疗。


朋友坚决不同意,她说:“我是病了,不是疯了”


我作为她的同学、朋友,在周末无事的时候跑去看她。一进家门,朋友的妈妈就热情地招待了我,她很不好意思的说:“我家姑娘麻烦你了,我们已经没招了,好吃好喝好言好语都没有用,她还是那个样子,真是太不懂事了。医生说她不开心,我们实在是理解不了,比起我们那时候她不知道有多幸福了。”


我坐在她旁边,她和我聊了两句有的没的,我也说了一句:“有啥想不开的,你比我好多了”,她的眼神黯淡了下去,说了一句:“你不懂”,就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几天之后,她离开了这个世界……


有人说,她在之前就说过自己“活得不开心”“不想活了”,甚至还问过别人“割腕或是跳楼哪个更痛快一些”等等,但听的人大多会以为是开玩笑、矫情,也有劝诫的“命不是你自己的”“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


表面上看,这些孩子悲观、失落、懒散、逃避、唯唯诺诺。父母强势或者对孩子的学业要求较高的家庭会认为这是孩子不想上学,不愿承担责任。貌似家长越紧张他们,他们越是“变本加厉”,所以他们得出结论,孩子就是在“作”


其实,他们不是,他们只是得了一种叫做抑郁症的病。


心理学上把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特征的心理疾病称之为抑郁症。它像一个黑色的盒子,把人装在里面,怎么也走不出来。


今年7月份有31.2万网民参与了中国青年报微博发起的“大学生抑郁症发病率逐年攀升,你觉得自己有抑郁倾向吗”的网络投票。



其中,超过半数投票者认为,自己“有轻微的情绪低落可自我调节”;而认为自己“有抑郁倾向且情况很严重”的投票者达到了8.1万,占总人数的27.4%。


抑郁症是世界第四大疾病,但我国对抑郁症的医疗防治还处在识别率较低的局面。而且,同时,抑郁症的发病(和自杀事件)已开始出现低龄(大学,乃至中小学生群体)化趋势。


所以,今天小花想说的是:父母是离孩子最近的人,希望您能走到那个黑暗的角落,拉一把躲在里面的孩子。



02


比抑郁症更可怕的,是家人的不理解


我叫大勇,16岁。


最近感觉脑子不好了,记不住东西,好像也反应不过来,时间变慢了。


再过几个月我就要中考了,家里的两个哥哥都考的特别好,大哥在北京读大学,二哥是当年的中考状元,我也想像他们一样,可为什么最近越学越差了?


连续一周上学总是迟到,我真的起不来,我用尽了全力还是从床上挣脱不出来。我去了学校听不到老师讲话,我看到他们张嘴,但是听不见声音。我想和同学们聊一聊,可是我看到他们都很开心,高高兴兴的讨论这周的模拟题,我插不上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该说些什么。


妈妈,我觉得我病了。


前几天去了医院,医生给开了很多药。但是我不能吃,那些药让我的脑子更慢了,让我每天都想睡觉,我不可以这样,我要努力学习,我要参加中考。


今天我的世界突然黑了,安静的可怕,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手在颤抖,拿不起笔,我知道它就放在我面前,我看不见它。身体的每个部位都不受我控制,我开始呼吸困难,口吐白沫,小便失禁。身边的同学突然很慌乱,老师拨了急救电话,我被抬出考场。


很快一切恢复平静,我坐在床边梳头发,我忘记自己梳了多久,突然被妈妈撕心裂肺的声音惊醒。


她抢下我手里的梳子,哭的不成人形:

“你想干什么?逼死我们吗?你爸为了照看你辞去工作,每天给你做好吃的好喝的,寸步不敢离开你。我谢绝所有来看你的客人,生怕哪句话让你听到不舒服。你是个男孩子,不就是学习不好吗?这点挫折都过不去吗?我们天天这么伺候你,你还要怎样?到底要怎样?”


我好想说:对不起,求你别对我太好,我不配。



很多时候父母或者亲人朋友很不理解,觉得我已经尽我所能给你最好的了,为什么你还是想不开?


父母的期待、善意,可能会让自尊心强、对自己要求高的孩子倍感压力,而现实无法完美的时候,无助感、自责感就会愈加强烈。


除了要承担病痛带来的折磨,还要承受最亲近之人的不满、不接受、不理解,甚至抱怨和指责。


然而,患上抑郁症不是孩子的错,那时的他真的很无助,就算你不能理解他,也不要做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03


识别抑郁症,为孩子点亮“光明”


其实,抑郁症并没有那么可怕,也并不是所有得抑郁症的人都会选择自杀。相信人对于生的渴求,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一股强大而勇猛的力量。


还记得《小欢喜》中,患了抑郁症的乔英子吗?


她痛苦、难过、睡不着觉,整日的不开心,她尝试改变自己,寻求快乐,可最终却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她说:“我以为我到了深圳,我看到了星星我就会好,可是我现在看到了,我一点都不觉得开心”,然后她大哭起来,嘶声力竭的说:“我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



她像被什么抓住了一样,逃离不了,阴郁的天空总也不会放晴。


英子说:“是我没有做好你们的女儿,是我没有变成你们心里想要的那个样子,对不起。”深深的自责和内疚,让她痛不欲生。


宋倩不理解为什么英子一定要考南大,但当英子说出“我就是想逃离你”的时候,她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得抑郁症的孩子不是矫情,不是情绪不好,不是不合群,不是不懂事,不是没事找事。他们就是病了,就像感冒、发烧、肚子疼一样需要治疗。


最近的热播剧《极限17滑魂》中的阿布就患上了抑郁症,同学们嘲笑他“矫情”“叽叽歪歪”,老爸说“小小年纪哪有什么抑郁,他这是找借口偷懒”。


但是,生命中总有生的机会,危机关头苏珊、陈希文给他鼓励、陪他成长,最终唤醒阿布,让他有了站起来的勇气。


很多人对抑郁症没有充分的了解,尤其是父母,往往我们会认为得了抑郁症的孩子就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吃得好穿得暖有什么可难过的?


识别孩子是否患上了抑郁症变得至关重要。


迄今为止,抑郁症的病因并不非常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与家庭环境、心理特质、社会环境等多种因素有关。


它有很多临床表现,比如闷闷不乐,无愉悦感,有与现实不符的自责自罪感。他们往往思想缓慢、反应迟钝、回避社交、不食不动,严重者出现“木僵”、身体疼痛、生活不能自理,甚至自杀。


在治疗上,对有明显心理社会因素作用的抑郁发作患者,在药物治疗的同时常需合并心理治疗。


而父母作为离孩子最近的“防火墙”,当我们的孩子身处黑暗的时候,一句无关痛痒甚至冷嘲热讽的话可能就会关上他们求生的窗户。


所以,我们需要营造平稳、安全的家庭环境,支持他、鼓励他、陪伴他战胜病魔,为“黑暗”中的孩子点亮“光明”!


或许,你的一点善意,一句问候,一杯热茶,一个拥抱,一份理解就是对孩子最大的支持,就是一个生的机会。


PS:近年来,抑郁症患者增多,但认识抑郁症的人并不多,所以希望这篇文章能让更多的人认识抑郁症,理解抑郁症患者。抑郁症并不可怕,它就像是一场心灵上的“感冒”,希望越来越多的抑郁症患者能够勇敢的寻求帮助,这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更加希望抑郁症患者身边的亲人、朋友,给予他们更多的理解,而不是随口一说的鼓励。正视抑郁,让孤独被温暖。



— END —



已有0人赞
育儿知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