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比孩子更需要撒谎!


2019年06月03日  浏览(506)人

原创: 关山聆月




我们拥有一个特殊的节日——愚人节。从19世纪开始在西方民间兴起流行,在这一天人们以各种方式互相欺骗和捉弄,往往在玩笑的最后才揭穿并宣告捉弄对象为“愚人”。


当有一天我终于不再是个孩子了,才理解了,为什么这些喜欢说谎的人,却要求我必须做个永远诚实的孩子。


而在如此双标准的对待下,不知道有多少可爱单纯的孩子,成为了“不准说谎”的牺牲品。



1.


那一年暑假,我家的宠物寿终正寝了。我一时无法接受,跑出家门,在楼下大哭。


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少年被我的哭声吸引走了过来。看到了那个崩溃的我,他估计是犹豫了下,但还是从兜里掏出了一包蓝色的纸巾,带着一丝挤出来的微笑递到我面前。哭的跟鬼一样的我,和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他,就这么认识了。


这个假期里,我总能在小区里看到他。我也疑惑过他怎么总是自己一个人在家楼下玩,起初他是不肯讲出来的,跟我嬉笑打闹没问题,但涉及到自己,他就变得敏感起来。


渐渐地,他发现我虽然是个大人,但也保留了一部分孩子的气息,他逐渐愿意一点一滴地讲给我听。他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像在讲别人的故事一样。


那天,他身上有腰带抽打的伤痕,他说很疼,是爸爸的作品。他爸爸一般不打他,长这么大只打过他两次,可每次的伤痕都要花上两个星期才能消失。他妈妈倒是经常打他耳光,掐他,不过不怎么疼,忍一忍就好了。


被关在门外也是家常便饭。邻居看不下去敲门帮忙劝说,父母偶尔会碍于面子让他进家门。次数多了,邻居习惯了,他也想开了, 站在门口闷得慌,不如下楼去小区里走走。



至于挨打的原因,是因为他有一个令人头疼的毛病,说谎,总是说谎,对家长说谎,对老师说谎。尽管他成绩优秀,还有艺术特长,甚至是人见人夸的善良孩子,但是这些全都被说谎抵消了。在家长和老师的眼里,他大约已经是一个品行不端的人了。


父母的劝说和棍棒教育在他身上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反而愈演愈烈,演变成不断地打骂,和不断地说谎。


而我问起他说谎的原因。他说想多看会电视,就谎称作业已经写完了。想跟朋友玩一会,就谎称去上了补习班。想不到这次考试成绩没到90分,就硬着脖子说是老师判题有误。


虽然我不认为这些淘气的谎言与品行不端有什么关联,但想必能被上升至道德层面,说谎的确是大人们无法接受的事情。


在中国的很多家庭里,父母喜欢强迫孩子听话。孩子如果跟家长对着干,可能会得到批评,甚至皮肉之苦。孩子为了逃避责罚,又变不成父母眼中期待的一百分的“好孩子”,就学会了用说谎来伪装听话。


反正我干什么你都不满意,还拿我的解释当顶嘴,那就你愿意听什么,我就说什么好了。



2.


最开始,父母发现他说谎,把他打了一顿,并且向他保证,如果肯说实话,做一个诚实的好孩子,无论结果有多差,都一定不会动手打他。


他信了,信的结果就是一次又一次地挨打。缘由是这次考试的成绩不理想,这次放学没有按时回家在外面玩太危险,补习班交钱了钱他居然翘课了。每一次实话换来的结果还是被打,为了他好,所以要打他。


终于在一次又一次失望之后,他再也不信父母的鬼话了,开始寻求一条少挨些打的路,还是说谎。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对他而言,说谎成功能得到的甜头太多了,免受皮肉之苦,还有父母的欢心,简直就是他的救命稻草。于是他更加努力地去思索怎么让谎言听起来更令人信服,揣摩着家长和老师的心思,进步神速。从最开始说谎十次,九次被发现,到现在说谎十次,只有三次被发现。


家长接受不了孩子说谎,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也接受不了其实自己也是一个不诚实的人。


跟孩子相比,父母更经常说话不算数。答应孩子的事情往往完不成,甚至还有的家长会为了占小便宜经常弄虚作假,一切孩子们都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



3.


我也跟他分享了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与说谎有关的事情。


在小学思想品德课上,老师给我们讲说谎的孩子的下场,都成为了社会上的损人利己的毒瘤,整个班级都弥十分沉寂。


最后,老师说,就算说谎了,事后要勇于承认错误,知错能改以后不再犯还是好孩子。接着又请同学们分享一下自己曾经说谎的故事。


这下课堂更沉寂了,谁也不想主动承认自己有那么一刻不是好孩子。在老师尴尬了快十分钟的时候,终于有一位救场选手举手了,一个乖巧的女孩。


这个女孩说,我曾经打破了家里的花瓶,妈妈问是不是我打碎的,我不敢跟妈妈说实话,就说不是自己打碎的。第二天早上我主动跟妈妈承认了错误。妈妈夸奖我说了实话,并没有责怪我,我也懂得了说谎没有诚实好,以后我再也不会说谎了。


作为第一个讲了这么精彩的故事的同学,不出意外地获得了全班雷鸣般的掌声。其他同学的分享也都差不多,完美结局Happy ending,家长们无一例外很欣慰地原谅了他们。


我想跟着鼓掌,却又觉得那双手根本无处安放。因为我上个周末刚刚去过那个自称打碎花瓶的女同学家玩,而她家里,除了几个塑料花盆,根本一个花瓶都没有。我望向她,她看到了我的目光,躲开了我的注视,将昂着的头转向了另一边,像只高傲的孔雀。老师在她的本子上,盖上了一朵象征着荣誉的小红花。



她就这么明目张胆地说谎,却获得了所有老师和同学的认可。我什么也不会说,因为没有人会相信,老师也可能因下不来台而批评我。至于其他的同学们说的,家长们最后都无一例外很欣慰地原谅了他们,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思绪就这样飘着,飘着,又飘到了那朵小红花上,我忽然十分羡慕她,因为我也想要那朵小红花。


这件事情讲完之后,我清楚地看到那个少年微微颤抖着嘴唇,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他什么也没说。但经过了这一次 “秘密”地交换,我们的关系明显更近了。整个假期里我们经常互相陪伴着,倾听着彼此的快乐与心事,已经分不清是我需要他,还是他需要我了。



4.


哲学家罗素说过,孩子不诚实几乎总是恐惧的结果。


对孩子批评吓唬这一套从来就不起作用,看起来表面诚实听话,背地里都在绞尽脑汁想办法对付父母。越严厉的惩罚,会导致孩子越爱撒谎,一次比一次严重。最后孩子们迫于压力,按照父母的期待,与父母合谋编织起了谎言。


不是孩子不愿意做诚实的孩子,是父母没有能力去面对真相。


美国人有一项调查数据,按人均寿命七十计,每个人一生撒谎八万八千次。也就是说,成年人自己撒谎比吃饭和做爱还要频繁。


我们的大多数日常谎言其实是没有恶意,也没有意图的“无害”谎言。比如社交礼仪“你真漂亮”“你今天气色真好”这种彩虹屁,上学上班迟到的万能理由“今天实在是太堵了”,聚会看球时女朋友查岗会说“我正在开会“,接到推销电话时”我正在开车,不方便接电话“,推脱应酬时”我身体不舒服“,收到直男癌男朋友送的生日礼物表示”我实在是太喜欢这个礼物了“,例子太多了,根本举不过来。


即使是修养很好的人,也做不到完全诚实,就更别提大多数了。


或许正是因为自己做不到,就把这个愿望寄托在孩子身上。每个大人都希望培养出诚实的孩子,告诉他们撒谎的匹诺曹,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防止他们尝到撒谎的甜头而养成习惯,却忘了真正需要匹诺曹鼻子的人,是父母自己。


成人世界的道德标准并不适用于小孩子,否则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好孩子。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儿童研究所发现,说谎是每一个3-4岁孩子必经的阶段,标志着他们的智力和大脑发育正在进步。


而很多孩子小脑袋里十分丰富多彩,会跟你说自己弄坏的东西是外星人或者小动物破坏的。或者害怕被骂,而产生了我要是没有做过这件事多好的念头,于是一口咬定自己没做过。脱口而出的根本就不能算是谎言,而是他们的内心希望。


大人们将孩子成长中的困惑,上升成道德层面的错误,是一件十分偷懒的事情,这样就不必去管背后的动机是什么了。不够诚实,一旦贴上了这个标签,孩子会被一直伤害下去。



5.


暑假过完了,我没来得及跟他道别就回到了学校。到了冬天,他一家回了老家过年,我也没有见到他。


又是一个暑假,我在小区里发现了他和他的家人,小少年已经小学毕业了,看起来长大了很多。他给了我一个拘谨的微笑,又转身继续跟上了父母的脚步。



几年后,听说他成了学校里出名的变坏了的孩子,成绩下滑,不想上学,泡在网吧。


我心里堵得慌,有说不出的难受。


在中国的教育中,对说谎的孩子几乎从来不论背后原因,只以道德标准来评判好坏,真的很不友善。正确的引导,和善意的接纳,整个社会做的都太少,太少。


我渐渐失去了关于他的消息,也没有再见过他。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个happy ending,不知道他摘掉匹诺曹的鼻子了没有,有没有在迷茫中找到自己的路,不再需要编织谎言的路。


可我们,谁不是说着谎长大的呢?


只愿无论他将来变成什么样子,成功与否,还能如当年递给我纸巾时一般,有着明媚的笑容,和善良的内心。




已有4人赞
育儿知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