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万被遗忘的儿童:有些孩子,没有机会过六一!


2019年05月31日  浏览(488)人
原创:萌爸


六一,当我们给自己的孩子准备礼物时,却有一群孩子从未过过儿童节,他们被称为「事实孤儿」。


事实孤儿:是指父母双方或其中一方虽然没有死亡或失踪,但是事实上不能提供经济支持和照料的儿童。




无意在央视13套看到《新闻调查》栏目报道了:事实孤儿。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事实孤儿」这是一个新词,但在中国,根据民政部的统计:全国现有「事实孤儿」至少有61万人(还有大量未能及时排查纳入统计的)。


「事实孤儿」与孤儿、留守儿童不同,虽然同样遭遇无人抚养的状况,但不同之处在于他们无法获得政府和社会救助,所以他们几乎成了社会的边缘人:不读书、没未来、犯罪、自杀......


在“六一”来临之际,我们有义务去告知大家这个社会还有这样一群来自星星的孤独孩子渴望被爱


中国版的《小偷家族》


第一次看日本电影《小偷家族》时,感觉是一个悲伤的故事里充满着治愈的爱。


由于各种机缘巧合,六个人组成了一个临时家庭,靠着奶奶冒领去世前夫的退休金、其余人朝不保夕的打零工、援交、偷盗贩卖为生。片名《小偷家族》是对这个家庭最贴切不过的形容。


很多人评价这是一部朴实而高贵的电影,但我从没想过在现实生活真实存在这样凄凉的故事:


▲ 该片虽获得了第71届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棕榈奖,但我始终不相信他会在现实中存在。


2017年12月,渭南警方侦破一起连续盗窃案。案情本身并不复杂,但其背后牵出的隐情却令人唏嘘。


8岁的亮亮(化名)跟着21岁的“哥哥”马昊(化名)相差13岁,相似的经历让没有血缘关系的2个「事实孤儿」有了亲人的感觉,一起在郊区草丛里生活。


之后马昊因为盗窃罪被警察抓获,而偷来的赃物由亮亮出面进行销赃。



案件发生后,仅从记者和亮亮的对话中,你就会感叹这个社会难道是病了吗?


“为什么喜欢跟着他?

“他给我买牛奶,他觉得喝牛奶可以长得高,长得快,长得胖乎乎。”

从哪里来的钱?

偷的。

他没教你偷东西吗?

没有,他不让我偷,长大了也不让我偷。他说长大了别学我。


“哥哥”马昊被抓获后被判有期徒刑4年,而亮亮则被女警送回爷爷家,但随后记者发现爷爷家还有一个和亮亮同样遭遇的妹妹。


▲ 对于亮亮,妈妈和“哥哥”,他更希望知道的是哥哥的近况。虽然只有6岁,但当问到他想妈妈时,他却说:她又不想我。


就算是这样一个破碎的家庭,完全依靠爷爷奶奶收垃圾为生,但因为「事实孤儿」的特殊性,所以得不到政府补助。可以想象,亮亮的人生最终只能是在黑暗中度过。


幸好这个故事的结局要比《小偷家族》要暖一些:办此案的女警出面协调帮助亮亮进入了小学校,申领了补助,重新回到了较为正常的生活。


在这61万的孩子中,有多少能在经历磨难后,被上帝幸运的选中呢?


120万的父母选择了弃婴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落后地区的儿童面临了前所有的一次危机:留守儿童问题集中爆发。


据2010年第6次人口普查数据推算,中国共有6102.55万农村留守儿童。全国不满16周岁、父母均外出务工的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为902万人。


9年以后,这些儿童又面临了再一次的危机:留守儿童问题裂变成「事实孤儿」


就像开始说的那样,全国61万这样的家庭中,这120万的父母中,绝大部分并不是因为生存、残缺或死亡离开孩子,导致「事实孤儿」的诞生,而是因为:主观抛弃。



「事实孤儿」成为了比孤儿更可怜的天使:


· 法律边缘


就以亮亮为例,父母没有结婚就有了他,之后母亲出走,父亲重新组成家庭。将孩子完全抛弃给爷爷照顾,而后消失。


对于这种家庭的小孩,事实上无人抚养,但因为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孤”,又享受不到国家福利保障,他们的处境其实比留守儿童和孤儿更艰难,而且更容易被人忽视。


同时,法律也没有因为他们的父母逃避了监护责任而惩戒、约束他们。


这个问题就算要解决也需要协调法院、司法、民政、教育等部门,整合县、乡、村三级力量,才能做到「事实孤儿」的司法救助,一次申请就要历经3年的等待。


· 生命价值


中科院做了一个全国性的留守儿童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农村地区留守儿童,34%的孩子有自杀倾向,其中有超过9%的孩子曾经尝试过自杀行为。


那么这些更加绝望的「事实孤儿」呢?


在他们之中,甚至有些孩子从记事起就几乎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所以在这些“孤儿”中,有超过10%的孩子认为父母已经死了,这种无奈的现实让人唏嘘不已。



今天的中国谁又能关心这些弱势群体的生存问题呢?


至少我们可以呼吁:虽然「事实孤儿」很难鉴定,因为往往父母一方虽然病故或消失,但我们至少尝试,帮助这些爷爷奶奶安置孩子读书和成长问题。


“六一”我们为什么要选择关注这些孩子?


「事实孤儿」的生日可能没有人陪伴甚至记得,他们可能没有体会过母亲节、父亲节。但六一是国际儿童节,也就是无论国家、种族、性别只要是孩子就有资格过的一个节日。


他们任何简单的诉求,可能没有人能够满足。那么至少这个全世界儿童的节日至少应该被关注吧。


难道我们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群体慢慢的在这个社会里消亡吗?


其实写到此处,我更害怕的是他们绝望的背后,最终会选择走上了犯罪道路,无论是盗窃、还是采取报复型社会事件,我们本身都来得及可以阻止的。



六一,如果可能,我建议大家可以带孩子去看一部就在儿童节上映的电影,


讲述留守儿童生存现状的现实主义题材儿童电影:《花儿与歌声》。小男主范大强就是一个现实中的留守儿童。小小年纪就缺失了父母陪伴的他负气离家出走。


在寻找父亲的途中遇到了身世可怜的小盲女心明,同情心驱使下大强把心明带回了家并带进了校园,在那个小小的山村里心明有了奶奶、有了老师、有了同学,最重要的——有了一个守护神哥哥。


 

在他们的陪伴下心明发挥出了过人的音乐天赋,自此寻找到了人生新希望。



没有父母陪伴的童年会是怎样的?


大概身处城市生活无忧的孩子永远难以想象。在他们看来,父母的陪伴、逛游乐场、做游戏,这些好像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但是对于「事实孤儿」来说,别说每天陪着自己,哪怕一生经历一次都是奢望。


本该欢享的童年充满了无尽的等待与失望,这样的心情中成长起来的孩子,内心有多少外人不知道的苦楚?


多一份关注,这些曾经孤独的星星将重新璀璨人间。




已有5人赞
育儿知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