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掉一个孩子最隐蔽的方式,就是让他太忙!


2020年09月07日  浏览(2965)人
0
来源:男孩派
ID:boy666dj

作者:夏天


再次被击中了内心!

12岁,正是孩子专注学习和快乐玩耍的好时候。

可这个12岁的少年,却每天晚上准时来到火车站的空白广场上,直播唱歌。

他直播的设备很简陋,只有一台电子琴,一只麦克风,和两台手机。

但他独具的年龄“优势”和算得上有天赋的歌声却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观众。

都说“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可我在这个少年眼里看到的风尘和疲惫却是那么的真实,那么地令人心疼。

他叫舒奥华,父母离异,一直跟着妈妈艰难的生活。

在别人的推荐下,他接触到短视频平台。

并在短短半年的时间内,积累了40多万的粉丝,成为一个小网红,也成了整个家庭的顶梁柱。

他白天在校学习,晚上去火车站广场唱歌。

小小年纪的他,忙到不敢休息,不敢停下来。

因为妈妈没有工作,他直播的收益就是全家人的收入。

他偷偷攒钱,但很少给自己花。

因为他要等到妈妈特别困难的时候,投资给妈妈还信用卡卡债,或是在妈妈手头紧的情况下给哥哥发生活费。

他还是个孩子,却成了全家的主心骨。

他的梦想是当个音乐家,目前却只能是赚钱养家。

生活的重担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妈妈新交男朋友的捣乱更是让这个12岁的孩子忍不住崩溃:

我有好几次都想哭,我都藏在心里,没有哭出来。”

看着他趴在妈妈怀里大哭的样子,真是无比心疼。

同龄的孩子还不知道什么是谋生,他就已经扛起了40岁中年人的人生。

同龄的孩子还在被爸爸妈妈宠着,护着,他就已经透支了童年的快乐。

他音乐家的理想在直播中得到了肯定,同时也在赚钱的直播中渐渐模糊,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

“在直播中,我感觉自己像个小丑。”

想起巴尔扎克曾说过的一句话:

童年是一生最美妙的阶段,那时的孩子是一朵花,也是一颗果子,是一片懵懵懂懂的聪明,一种永远不息的活动,一股强烈的欲望。

如果一个孩子的童年只剩下摆脱不掉的压力,停不下来的心酸。

那么,对孩子来说,真的是一场劫难。


02


记得有人说过:

父母毁掉孩子的方式有两种:

一种是逼孩子赚钱,一种是逼孩子一直学习。

前几天,微博博主游识猷分享了一个故事:

一位妈妈,在家里装了个云台摄像头。

她通过手机远程监视小学一年级的女儿是否按时读书,坐姿是否端正,甚至还会冷不丁地通过摄像头的对讲功能喊话:

“你在看什么书啊?怎么又在看动画片?”

这熟悉的一幕,不由得让我想到了我自己。

自从儿子上小学后,我就巴不得儿子长在书里。

只要儿子拿起iPad,我就灵魂三问:

“作业写完了?课文背了吗?字练了吗?”

只要儿子囔囔着想要出去玩,我就开始扫兴:

“还玩呢?你张阿姨家儿子又是第一名,你呢?”

儿童心理学家埃尔凯德早在80年代就提出过一个术语:

繁忙儿童”。

讲的就是:父母对孩子学业成就的渴望,让他们把孩子“急推”过孩童时期,从一门课程急推进另一门课程,很少给他们休息和游戏的时间,却忘了他们还只是孩子。

确实。

我特别希望儿子能够像个“陀螺”一样,一直学习而不知疲倦。

只要儿子稍有松懈,我就浑身充满罪恶感:

“如果我偷懒,如果我纵容孩子,我就会害了孩子。”

耶鲁大学终身教授陈志武说:

父母的焦虑症,剥夺了孩子的童年。

杭州市政协委员,杭州时代小学校长唐彩斌通过调查发现:

周一到周四,家长给孩子布置额外作业的占到61.7%

双休日布置作业的占到75.5%

周一到周四晚上开始参加培训的占50.0%,甚至20.1%的学生参加2个以上的培训班。

周五至周末,没有参加培训的仅8.8%,参加2个班以上的70.9%三个以上的占到44.6%,甚至有4.7%的同学参加5个以上。

“全民抢跑”的时代,没有一个父母愿意认输。

对于父母来说,孩子的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

于是,很多父母选择牺牲掉孩子放松休息的时间,侵占孩子自由安排的时间,压榨孩子仅有的喘口气的时间……

只要成绩出彩,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03


上海一位68岁的退休教授曾经写过一篇《牛蛙之殇》。

全文6000多字,字字诛心。

为了考上上海四大民办小学,老教授的外孙三岁就开始接受“牛蛙教育”。

别人的三岁还在咿咿呀呀,老教授的外孙已经步入各种培训机构念起了ABC。

外孙的妈妈还用各种跨越年龄层的知识填满了外孙的每一天。

甚至对外孙的每一天、每一周、每一个月都设置着不同的考核,她教给孩子的第一个单词就是“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简称”KPI”。

遗憾的是,如此高强度高密度的未雨绸缪,不但没有把老教授的外孙送进“四大名校”,还让老教授的外孙患上了抽动症。

这是一种慢性神经精神障碍疾病,很难治愈,医生建议,只能从心理着手。

现实的耳光打过来,老教授一家终于明白:粮仓里的老鼠不怕人,但茅厕里的老鼠怕人。

三年以来,他们一直做着把孩子从粮仓送往茅厕的愚蠢之举。

泰戈尔曾说过:

孩子们是热爱生活的,这就是他们最初的爱,遏制这种爱是不明智的。

《隐秘的角落》中,张朝阳的妈妈不准他社交,不准他学习退步,过高的期待和令人窒息的控制让张朝阳的内心渐渐扭曲。

《小欢喜》中,英子的妈妈一直认为成绩重于一切,名校重于一切。

英子最爱的乐高不可以玩,英子感兴趣的天文不准学,在渴望和妥协的矛盾中,英子患上了抑郁症。

《三十而已》里的陈屿,小时候一边照顾闯祸不断的弟弟,一边承受着妈妈的期望和冷漠。

童年的委屈和伤害让他像一个被压迫了太久的孩子,他冷暴力,他执拗、他冷漠、他更愿意躲在屋子里伺候鱼缸里的热带鱼。

哈里.哈尔洛的猴子实验也在告诉我们:

如果不能精确解读你的孩子,误解他们的信号,或者给他们的爱太少。

几十年后,他们就很可能会走进心理治疗诊所,坐在沙发上,靠着一盒纸巾,声泪俱下地回忆着妈妈对他做了什么,爸爸又没做到什么——每周50分钟,有时长达数年。

卢梭在《爱弥儿》中说:果你不先培养活泼的儿童,你就绝不能教出聪明的人来。

把孩子的时间压榨到极限,孩子没有喘息的时间,也就没有滋养心灵的机会。

没有心灵的丰沛,一切教育都是纸上谈兵。


04


西方“健全的教育体系”中有一个观点,至今令人醍醐灌顶:

什么是健全的教育?

就是童年属于自己,中年属于自己,老年还属于自己。

培养孩子最好的方式,是让孩子有时间成长。

把孩子禁锢在四尺见方的写字桌上,没有带他看过真正的鹰击长空,鱼翔浅底,孩子永远体会不到什么是海阔天空任你飞。

把孩子监视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让孩子成为一个没有灵魂的学习机器,孩子永远也无法爱上学习。

让孩子过早的承担起生活的重量,不仅掠夺了孩子的心力去完成自己的发展需求,更让孩子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不安全感和无助感。

挣再多的金钱,也弥补不了失去的天真与快乐。

得再多的奖状,也弥补不了孩子被剥夺的稚想和希望。

尹建莉说:

面对孩子,成年人最大的文明,就是站在孩子的角度,努力理解他的所作所为,以他乐意接受的方式对他的成长进行引导。

童年是孩子人生中最充足、最优美、最属于他们自己的时候。

童年的经历会不知不觉地决定孩子整个的未来。

把彩色还给孩子,把时间还给孩子,把选择还给孩子,把属于孩子的快乐还给孩子……

孩子的心灵多一份外界的补给,就多一份直面未来的勇气。

孩子的人生多一种体验,就多一份驾驭人生的底气。

让我们的孩子有点空闲、有点爱好、有点私人时间……

孩子的“圣殿”被滋养,我们的愿望才能成真。

共勉!




喜欢我们请关注公众号:育儿之我见

育儿知识

香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