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婆家要分期给彩礼,首付六成,剩下的打了张欠条!


2020年03月25日  浏览(2315)人
来源:晚情的休闲时光
ID:wqjgs2018

作者:雪百合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仅仅登记了两个月,我就变成了二手女人。


1


正月初二一大早,我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


很快,我便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我似乎听到了韩光他妈的声音。


我一激灵从床上爬起来,胡乱披了件羽绒服就冲了出去。


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韩光家来了乌压压一群人,每个人表情凝重站在院子里。


这是要闹哪出?


见韩光妈叉着腰一副真理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样子,我便忍不住心里发颤。


“阿姨,这大过年的,你这是干嘛?韩光呢?他怎么没来?”


韩光妈先是白了我妈一眼,又漫不经心地把白眼珠朝向我:“小诺,你和韩光都登记了,那法律上可是承认你们夫妻关系的,你得叫我妈。”


我心里一阵冷笑,年前是谁严肃地说,没有举行婚礼,是不能随便改口的?


我妈比韩光妈高一个头,她也不示弱:“韩光妈,如果你是来拜年的,我们欢迎,但如果是来找茬的,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韩光妈可谓是能屈能伸,她往身后一指:“这不带着礼品的嘛,当然是来拜年的。不过,主要任务是来接小诺的。”


我妈急了:“小诺不可能跟你们走!”


韩光妈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亲家母,你们可不能这么坑人哪,这喜帖都发出去了,我家老韩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结婚当天新娘逃婚,你让老韩的脸往哪里搁?”


我冷哼一声。这时候想起面子了。


韩光妈是韩光的后妈,她嫁给韩光爸的时候,韩光六岁。


起先她对韩光还是很上心的,所以很快,韩光便改口叫妈妈。


可谁知道,两年后,她和韩光爸生了自己的骨肉,韩光彻底被打入了冷宫。


本来,韩光爸答应给我家二十万块钱彩礼,而且是订婚那天,当着我家所有亲戚的面承诺的,当时可把我家众亲戚艳羡得两眼放光。


可韩光后妈却不乐意,哭着闹着非要给彩礼打三折,韩光爸当然最后顺了老婆的意。


我妈也是个倔脾气的人,她特别生气,这不是耍人玩吗?


本来定在正月初六举行婚礼仪式的,还是韩光爸找大师给定的日子,可这被韩光后妈一闹,我娘家坚决不同意婚礼。


赶上春节,我回了老家,和韩光只能在电话里长吁短叹。他说服不了他爸,我也说服不了我妈。


可谁会想到,韩光后妈竟然找人来抢亲!这是欺负我娘家没男人吗?


我妈勇敢无畏地挡在我前面:“要不按照之前的彩礼钱,要不就退婚!这不是钱不钱的事,你们这是不把我家小诺当回事。这还没结婚呢,你们就欺负到头上来了。想把小诺带走,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我一个头两个大。他们这么闹腾,有没有替我和韩光着想。


这些日子,因为这些破事,我和韩光已经吵了无数次架。


我和韩光都没有想到,结婚这事这么麻烦。


我俩是自由恋爱,根本不想去讲究那些繁文缛节,可谁会想到,家长们倒闹得欢实。


2


同村的二叔听说有人来闹事,领着本家的几个叔叔大爷就冲进了院子。


我吓得赶紧去制止。这大过年的,因为婚礼的事闹出血案,可真叫别人笑掉了大牙。


幸亏堂哥比较理智,把大家劝进了屋子里进行协商。


一场唇枪舌剑后,韩光后妈终于答应,先付彩礼的六成,其余四成打欠条,等家里经济宽裕了再说。


第一次听说彩礼还得打白条。韩光家什么家境,大家心里门清。


这明显是欺负人。


可此时此刻,我哪里还顾得上这些。我只想赶紧把婚礼举行了,和韩光过我俩的小日子去。


我拽了拽我妈的衣角,示意她别再吵了。我妈气得差点用眼神剜死我,骂我没出息!


虽然达成了一致,但双方家长都憋着一肚子火。


韩光妈非要我今天就跟她回去,说担心我们变卦,而我妈却坚决不同意,说你们这是绑架!


正在大家伙吵得不可开交时,堂哥的儿子跑了进来,说你们别吵了,出大事了。


侄子告诉我们,为了防止疫情扩散,即刻起开始封村!任何人不得出入!


侄子话音刚落,吵闹声戛然而止?安静后,大家这才听到村里的大喇叭在响,果然是封村了!


大家面露恐慌,难道疫情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


韩光妈突然一拍大腿,着急地吼道:“封村?这怎么行?我们还得回去准备婚礼呢。”


然后,韩光妈带头冲出了房间。


她带来那些人,也跟着她跑了出去。


“我明天还得陪我媳妇回丈母娘家呢。”


“我儿子后天过生日,我必须赶回去。”几个人焦灼地说。


大家叽叽喳喳,赶到了村口。


到了村口,所有人傻了眼。


一辆大铲车大山一样把出村的路挡得严严实实,旁边正在搭建移动板房,村长和几个志愿者在把守。


韩光妈赶紧过去商量,说他们就是临县的,今天早上才进村,这刚半天的功夫呢,肯定没有带病毒,希望放行。


我妈更是急得不行,万一把这些人封在这里,那不是要了她的老命吗?


负责把守的村长告诉我们,现在整个市里辖区的所有村子和小区都封了,你就是现在出村也回不了家。


疫情当前,命令如山,谁也不能违抗。既然你们是外来的,赶紧回去隔离。


村长最后对我妈说:“既然这些都是你家的客人,你就有责任把他们安置好、照顾好、隔离好!”


就这样,来抢亲的十个人,开始了常住沙家浜的日子。


3


先要解决睡的问题。


我家是四间大瓦房。平时,我和我妈挤在一张床上,土暖气也只有我妈的卧室有。


这么多人来了,睡觉、被褥都成了问题。


虽然对韩光妈心有芥蒂,但人已经进了自家门里,总要尽心照顾才是。


我妈翻箱倒柜把所有能用上的床上用品都用上了。我发现,连我小时候的尿褥子,我妈都没有放过。


可还是太薄,怎么办?


我想起后院还垛着小麦秸秆和玉米秸秆,干脆铺到褥子底下,保证温暖。


韩光妈一听,嗷嗷叫起来:“把我们当牲口呢?都什么年代了,还给我们铺草!”


我不禁偷偷乐了,我只是那样一说而已,还能真给他们铺秸秆?


同来的有三个女的,七个男的。其中有一对是夫妻,而且人家还是一直分居两地的,好不容易趁着春节时团圆,被韩光妈这一折腾,被困于此。


韩光妈倒挺人性化,说人家夫妻一年才见一次面,怎么也要单独给个房间。


一共四个房间,还有一间是仓库。


我妈和韩光妈因为分配房间又吵了起来,大家面面相觑,吵架能解决问题吗?


最后,韩光妈和我妈岁数大,在有暖气的房间,那对夫妻在另一个房间,我则在我妈卧室的地下用餐桌暂做床,其他七人,分别在另两个房间。


邻居好心,送来几床被子和电热毯。


可哪里有囫囵觉可睡?韩光妈每天晚上都叨叨到半夜,说我嫁给他家,那就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在旧社会,那就是穷丫头变成了少奶奶。


若不是怕惹韩光不高兴,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这门亲事。


我妈自然不怵她,说我家虽然是农村的,也没有多少钱,但我家的女儿也是妈妈手心里的宝,你们别仗着手里有钱就把人低看一等。


两个女人每晚都要华山论剑一番,真是让人烦躁。


还要解决吃的问题。


幸亏年前我妈准备了两头猪,以给我回门之喜用的。


猪可不能乱杀。因为封村,兽医站的人进不了村子。


在申请了村长后,正月初六那天,兽医站派了一个检疫的人来。可韩光妈却坚决不让杀。


她吃素!信那啥教,说这是杀生!今天本是大喜之日,岂能见血光?


韩光妈甚至跳到猪圈上,吵嚷着阻止。


众人被她的无理取闹气懵了,这不杀猪,这么多人吃什么?光啃萝卜白菜吗?


猪最后还是被宰了,趁着韩光妈去厕所的空档,我把厕所门在外面锁住。


韩光妈在厕所里把我骂得狗血淋头。我在外面一阵阵叹息,这个准婆婆,可真不让人省心啊。


4


韩光妈气得不轻,坚决不和我们同桌吃饭。


疫情当前,农村这个时候除了储存的萝卜白菜,其他非时令蔬菜真的太少。


韩光妈每顿饭都万般挑剔,说她不吃荤,只吃这些菜,怎么能保证蛋白质的供应?她每天必须吃三个鸡蛋。


我家养了七只鸡,有三只鸡下蛋。


韩光妈喜欢吃笨鸡蛋,每天都去鸡窝里等候,煮了给自己吃。


看着她每天独享鸡蛋的样子,我心里一阵发怵。这样自私只顾自己的婆婆,将来我能否吃得消?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封村,就封到了正月底。这期间,任何人不准出进,相当严格。


整整30天啊,两头猪都被他们吃了,除了三只下蛋的鸡被韩光妈保了下来,其它的也都牺牲了。


我妈那天站在空空的菜窖前,发了很久的呆。


幸亏,村里派人送来一些米面,否则,真的只能喝凉白开。


当村长告诉我们本地区的人可以选择回家时,我差点喜极而泣。


这噩梦一样的30天啊,终于结束了。


韩光妈临走时,把所有人赶到了院子里,然后关上房门,说有几句话要和我们说。


我以为她会感谢我们这些日子的照顾,可没想到,她第一句话却是:“小诺,我们之前的彩礼协议,我看得重新改改。”


莫非良心发现,要按照最初的约定给彩礼?


“你也看见了,疫情这么严重,咱家的生意也损失不少,这彩礼呀,我看你就别要了吧?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对吧?不过亲家放心,这些日子吃的猪啊鸡啊,这钱我们会给的。”


我气得浑身颤抖,这都什么人哪,即使因为疫情要免彩礼,也是我们提吧?


可凭什么要免彩礼啊?


让我更加崩溃的是,韩光妈回去当天下午,韩光就给我打电话,说他爸对我家很不满意,嫌我们怠慢了韩光妈,她体重减了五斤!


我简直想骂人!


我向韩光提出换房子,哪怕换个小一点的也行。


韩光家给我们准备的婚房就在韩光妈家的楼下,我真的不想和她住那么近。


然而韩光却说我没事找事,说因为我,他爸已经对他有意见了,现在对他弟弟倒十分器重。


我被韩光的话气哭了。


2月28号那天单位复工,我回到市里。


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韩光却不让我住进新房,让我先租房子住。


我质问他为什么时,他告诉我,是后妈的意思。


后妈说没结婚呢,干嘛住新房子?如果非要住,就扣彩礼钱。


我冷笑不已。在他们眼中,彩礼是一个赤裸裸的数字,可在我眼中,彩礼是对我最起码的尊重。


“韩光,我想听你的意思。”我不依不饶地问。


韩光沉默了一会儿说:“小诺,忍得了一时,就会幸福一世。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我终于明白了韩光的心思。


他怕得罪后妈,得罪后妈就是得罪了亲爸,那么将来亲爸的家产就有可能都留给弟弟。


为了家产,他选择讨好后妈,却根本不顾我的感受!


疫情还没有结束,租房子哪是那么快就解决的事,我不得不暂时借宿在工友家。


面对我的斥责,韩光只会让我忍一忍!我再稍微辩解几句,他就会指责我,说你以为灰姑娘变成了白天鹅是那么容易的事?想要将来吃穿不愁,就得现在吃点苦。


可我一分钟都不想再忍了。登记两个月后,我决定和韩光离婚。


我告诉韩光,我不稀罕你家的钱!


我不求丈夫多么富、多么贵,但求他能把我放在心里。


真正的爱,是要维护爱人最起码的尊严,是不舍得爱人受一点点委屈。


可很显然,韩光眼里,只有后妈和钱!


所以只能,一别两宽。




已有0人赞
育儿知识
总裁小说

热门文章


总裁小说